古斯塔夫·勒庞 《乌合之众:大众心理研究》-正原智慧一卡通,企业一卡通,工厂一卡通,会员一卡通,校园一卡通,医院一卡通,公交一卡通,景区一卡通,小区一卡通,智能卡,考勤机,门禁机,消费机,停车场,读写器,身份证阅读器,证卡打印机 
在线客服
 杭州正原一卡通,一卡易会员营销系统,工厂一卡通,会员一卡通,校园一卡通,医院一卡通,公交一卡通,景区一卡通,小区一卡通,智能卡,考勤机,门禁机,消费机,停车场,读写器,身份证阅读器,证卡打印机
古斯塔夫·勒庞 《乌合之众:大众心理研究》 2021-04-06点击次数:2235

BGM: Satie "Gymnopedie" 1-3

Satie "Gnossienne" 1、5




同事摄影分享,2020年7月5日下午拍摄于杭州白塔公园;2021年1月30日下午参加杭州解百索尼α摄影俱乐部举办的摄影活动,拍摄于杭州白塔公园。




我们始终有一种错觉,以为我们的感情源自于我们自己的内心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古斯塔夫·勒庞 Gustave Le Bon 1841.05.07-1931.12.13,法国社会心理学家、社会学家,群体心理学的创始人,有“群体社会的马基雅维里”之称。他出生于法国诺晋特-勒-卢特鲁(Nogent-le-Rotrou),逝于法国马恩-拉-科盖特(Marnes-la-Coquette)。




群体只会干两种事——锦上添花或落井下石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在与理性永恒的冲突中,感情从未失过手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他在巴黎学习医学,1866 年获得医学博士学位之后,游历了欧洲、北非和亚洲,写了数本有关人类学和考古学的著作。尽管他有广泛的联系和庞大的科研计划,但他强烈的愿望却从未实现过。大学的大门甚至科学院的大门都一直对他紧闭着。勒庞就这样被排斥在正式的圈子之外。但正是作为一个局外人,他才如此不知疲倦的埋头工作。他制定了一个又一个科研计划却从未有任何惊人的发现。然而他的业余性质的研究和科学普及工作确实提高了他的综合技能,因此更加得心应手地撰写视野开阔的纲要,运用生动有力的词语,并且能够像记者那样凭直觉即使捕捉吸引广大读者的事件和观点。经过多年的努力,他发表了几十部著作,完善了综合生物学、人类学和心理学学说。



1870 年起,在巴黎行医。1884 年开始研究群众心理学,阐发了强调民族特点与种族优越性的社会心理学理论。他的研究涉及三个领域:人类学、自然科学和社会心理学。他最初研究的是为各个人种的身体特征创制测量方法。晚年,兴趣转向社会心理学。按照他的意思,一群人如果被认为属于一个种族或亚种,他们一定具有同样的感情和思维方法。他确定的标准包括推理能力的水平、注意力和本能需求控制。





勒庞的《乌合之众》是一本当之无愧的名著,他极为精致地描述了集体心态,是在社会心理学领域已经写出的著作中,最有影响者。本书还具有持久的影响力,是群体行为的研究者不可不读的文献。 《乌合之众》是解析群体心理的经典名著,颠覆了人们通常对群体的认识,将群体的特点剖析得淋漓尽致。作者层层分析,逐步推进,明确指出个人一旦融入群体,他的个性便会被湮没,群体的思想便会占据绝对的统治地位,而与此同时,群体的行为也会表现出排斥异议,极端化、情绪化、低智商化等特点,进而对社会产生破坏性的影响。



人一到群体中,智商就严重降低,为了获得认同,个体愿意抛弃是非,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归属感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我们以为自己是理性的,我们以为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是有其道理的。但事实上,我们的绝大多数日常行为,都是一些我们自己根本无法了解的隐蔽动机的结果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所谓的信仰,它能让一个人变得完全受自己的梦想奴役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有时不真实的东西比真实的东西包含更多的真理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没有传统,就没有文明;没有对传统的缓慢淘汰,就没有进步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对历史而言,个人命运可能隐藏在很小的一个小数点里,但对个人而言,却是百分之一百的人生。
--《乌合之众》



能够感觉到的现象可以比作波浪,是海洋深处我们一无所知的那些乱象在洋面上的表象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要属于某个学派,就会相信它的偏见和先入为主的意见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群体在智力上总是低于孤立的个人,但是从感情及其激发的行动这个角度看,群体可以比个人表现得更好或更差,这全看环境如何。一切取决于群体所接受的暗示具有什么性质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孤立的个体具有控制自身反应行为的能力,而群体则不具备。
——古斯塔夫.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影响民众想象力的,并不是事实本身,而是它们发生和引起注意的方式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群体因为夸大自己的感情,因此它只会被极端感情所打动。希望感动群体的演说家,必须出言不逊,信誓旦旦。夸大其辞、言之凿凿、不断重复、绝对不以说理的方式证明任何事情——这些都是演说家惯用的论说技巧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大众没有辨别能力,因而无法判断事情的真伪,许多经不起推敲的观点,都能轻而易举的得到普遍赞同!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在群体之中,绝对不存在理性的人。因为正如我们前面所说,群体能够消灭个人的独立意识,独立的思考能力。事实上,早在他们的独立意识丧失之前,他们的思想与感情就已被群体所同化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令人难忘的历史事件,只是人类思想无形的变化造成的有形的后果而已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专横和偏执是一切类型的群体的共性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孤立的个人具有主宰自己的反应行为的能力,群体则缺乏这种能力。群体中的个人极易受刺激因素的影响,转眼之间就从最血腥的狂热变成最极端的宽宏大量和英雄主义。群体很容易做出刽子手的举动,同样也很容易慷慨就义,为每一种信仰的胜利而不惜血流成河。
--《乌合之众》




倘若没有传统,就不可能有民族的气质,也不可能有文明的存在。因此,自从人类存在以来,他们所关心的两件事就是:一、建立传统;二、当它所带来的好处用尽时,就努力摧毁之。没有传统,就没有文明;没有对传统的缓慢淘汰,就没有进步。
——古斯塔夫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群体表现出来的感情不管是好是坏,其突出的特点就是极为简单而夸张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从长远看,不断重复的说法会进入我们无意识的自我的深层区域,而我们的行为动机正是在这里形成的。到了一定的时候,我们会忘记谁是那个不断被重复的主张的作者,我们最终会对它深信不移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打动群体心灵的,是传奇中的英雄,而绝非现实中的英雄本身。
——古斯塔夫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文明向来只由少数知识贵族阶级而非群体来创造而非掌控
——吉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一切普遍信念不过是一种虚构,它唯一的生存条件就是它不能受到审察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当一个人融入社会之中时,他便失去了自我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群体感情的狂暴,尤其是在异质性群体中间,又会因责任感的彻底消失而强化。意识到肯定不会受到惩罚——而且人数越多,这一点就越是肯定——以及因为人多势众而一时产生的力量感,会使群体表现出一些孤立的个人不可能有的情绪和行动。在群体中间,傻瓜、低能儿和心怀妒忌的人,摆脱了自己卑微无能的感觉,会感觉到一种残忍、短暂但又巨大的力量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,我们也许还是会愿意接受传统教育当中所有的弊端,因为尽管它只会培养一些被社会所抛弃的人、心怀不满的人,但起码,对冗繁知识的肤浅掌握,对成堆教科书的完美背诵,或许可以提高智力水平。但事实上它真的能提高智力吗?不可能!在生活中,判断力、经验、进取心和个性,这些才是取得成功的条件,这些都不是书本所能够给予的。书本是可供查询的有用字典,但倘若把这些冗长的词条都装在脑子里,那可是一点用都没有。
——古斯塔夫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文明赖以形成的道德力量失去效力时,它的最终瓦解总是由无意识且野蛮的群体来完成的。
——吉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In a crowd every sentiment and act is contagious, and contagious to such a degree that an individual readily sacrifices his personal interest to the collective interest.
在群体中,每一种情感和行为都有极强的传染性,个人都愿意为了集体的利益牺牲个人利益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科学为我们许诺的是真理,或至少是我们的之力能够把握的一些有关跟中关系的知识,它从来没有为我们许诺过和平或幸福,它对我们的感情无动于衷,对我们的哀怨不闻不问。我们只能设法和科学生活在一起,因为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恢复被它摧毁的幻觉。
--《乌合之众》




人群中积聚的是愚蠢,不是天生的智慧。投资心态的好坏与你与人群的距离成反比,与市场的人群保持距离,不要让行情搅混你本已清澈的交易理念。在人声嘈杂的投资市场里,是最应该自守孤独的地方。知止而后能定,定而后能静,静而后能安,安而后能虑,虑而后能得。永远记住:风险在人声鼎沸处,机会在无人问津时。
--《乌合之众》




在社会问题当中,就像在生物问题当中一样,最有效力的因素之一,就是时间。它是唯一真正的创造者,唯一伟大的毁灭者。是它将沙粒汇聚成高山,让洪荒时代微小的细胞成长为高贵的人类,数百年的时间,足以改变任何的现象。如果给一只蚂蚁足够的时间,那么它就有可能将勃朗峰夷为平地,这种说法是有道理的。一个人如果掌握了随意改变时间的魔法,那么他就拥有了信徒们眼中上帝的力量。
——古斯塔夫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群体的叠加只是愚蠢的叠加,而真正的智慧被愚蠢的洪流淹没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个人一旦融入群体,他的个性便会被湮没,群体的思想便会占据绝对的统治地位,而与此同时,群体的行为也会表现出排斥异议,极端化、情绪化及低智商化等特点。进而对社会产生破坏性的影响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尽管在那一天的那两个小时里他们做到了或者几乎做到了,到一个月以后他们却不再具备这种能力。他们脑中不断丢失大量过于沉重的知识,而且没有新的知识来填充。他们的思想活力开始衰退,促进成长的才能渐渐干涸,这时一个得到充分发展的人诞生了,但此时的他早已疲惫不堪。结婚过上安定的生活,陷入某种循环,并永无止境地重复下去;他将自己封闭在狭隘的工作中,尽职尽责,仅此而已。他们最终变为了平庸之辈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群体精神最需要的不是自由而是服从。他们如此甘愿听从别人的意志,以至于只要有人自称是它们的主人,他们就会本能地听命于他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意识因素是我们最熟知的,但这种力量在我们精神生活中所起到的作用完全是被动的、不值一提的。
数量在人类社会中会经常性地产生一种充足的理由。处于群体中的个人会感受到一种强烈的“正义”力量,对他们来说群体就是正义,数量就是道理;即或不然,群体中的人也会有一种“法不责众”的想法,因而在他们的行为时就表现得理直气壮。
在群体之中,绝对不存在理性的人。因为正如我们前面所说,群体能够消灭个人的独立意识,独立的思考能力。事实上,早在他们的独立意识丧失之前,他们的思想与感情就已被群体所同化
——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偏执与妄想是宗教感情的必然伴侣。凡是自信掌握了现世或来世幸福秘密的人,难免都会有这样的表现。当聚集在一起的人受到某种信念的激励时,在他们中间也会发现这两个特点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人们经常说起那家大众剧院,它只演令人压抑的戏剧,散场后,必须保护扮演叛徒的演员,免得他遭到观众的暴打。他所犯的罪行,当然是想象出来的,引起了群众的巨大愤怒。我觉得这是群体精神状态最显著的表现之一,这清楚地说明,要给他们什么暗示是一件多么容易的事情。对他们来说,假与真几乎同样奏效。他们明显地表现出真假不分的倾向。
——居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如果书写在各民族历史上的只能是一些纯粹理性的、不带感情色彩的大事,那世界史上可以记录的事件就寥寥无几了。
——古斯塔夫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结群后,由于人多势众,个人会产生一种幻觉,感到自己力大无穷,不可战胜,好像没有什么事情是办不到的。
——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如果古人没有给我们留下文学、艺术和建筑方面的作品,我们就永远无法真实地了解过去。我们可曾了解在人类历史上起重大作用的伟人们的真实生活?比如赫拉克利特、佛陀、耶稣或穆罕默德很可能不知道。其实,他们的真实生活如何,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。我们想了解的,是民间传说所创造的伟人。群体感到激动人心的,是具有传奇色彩的英雄,而不是真正的英雄本人。
——居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束缚个人行为的责任感一消失,人便会随心所欲,肆意妄为。
——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教育既不会让人更道德
同样不会使他更幸福
它既不能将他的本能改变
也不能将他天生的热情改变
而且有在进行不良引导后
它的害处远大于好处

犯罪会随着教育
至少是某种教育的普及而增加
社会的一些最坏的敌人
也是在学校获奖者名单上无可否认的人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

上千次小罪或小事件,丝毫不会触动群众的想象力,而一个大罪或大事件却会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,即使其后果造成是危害与一百次小罪相比不知小多少。
--《乌合之众》




群体也许永远是无意识的,但这种无意识本身,可能就是它力量强大的秘密之一。在自然界,绝对服从本能的生物,其行为会复杂得让我们不敢相信。理智是人类新近才有的东西,太不完美了,不能向我们揭示无意识的规律,更不能替代它。在我们的行为举止中,无意识部分占的比重很大,理智所占的比例却很小。无意识现在仍作为未知的力量在起作用。
——居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当一个人自己的事情没有处理的价值时,就会把注意力移向身边人。所以,好为人师者多是自我认同出现了问题,渴望获得自身价值的肯定。
--《乌合之众》




到了一定的时候
我们不会记得那个不断被重复的主张的人是谁
我们最终会对它深信不疑
广告能有令人吃惊的威力
这就是原因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一个人终其一生性格保持不变的事情,只有在小说里才能看见。只有环境的单一性,才会造成明显的性格单一性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群体不善推理,却又急于行动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群体本能地希望英雄表现出他们所不具备的高尚品格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幻觉—自从出现文明以来,群体便一直处在幻觉的影响之下。他们为制造幻觉的人建庙塑像,设立祭坛,超过了所有其他人。不管是过去的宗教幻觉还是现在的哲学和社会幻觉,这些牢不可破至高无上的力量,可以在我们这个星球上不断发展的任何文明的灵魂中找到。毫无疑问,它们不过是些无用的幻影,但是这些我们梦想中的产物,确使各民族创造出了辉煌壮丽值得夸耀的艺术或伟大文明。假如谬论对人们有诱惑力,人们更愿意崇拜谬论,凡是能向他们提供幻觉的,也可以很容易的成为他们的主人,凡是让他们幻灭的,都会成为他们的牺牲品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群体心理,
它可以让一个守财奴挥霍无度,
把怀疑论者改造成信徒,
把诚实的人变成罪犯,
懦夫变成豪杰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群体很容易做出刽子手做的事,同样也很容易大义凛然。正是群体,为每一种信仰的胜利可以血流成河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所以,一件事情,最能打动群体的总是其中最美好、最富有传奇色彩的那部分。如果对文明作一分析,我们就会发现,其实,最美好、最有传奇色彩的东西正是文明的真正支柱。在历史上,表面上的东西比实际的东西作用要大得多,非真实的东西总是压倒真实。
——居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群众从未渴求过真理,他们对不合口味的证据视而不见。假如谬误对他们有诱惑力,他们更愿意崇拜谬误。
--《乌合之众》




夸大其词,不断重复,言之凿凿,绝对不以说理的方式证明任何事情,是说服群众的不二法门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如果我们把道德定义为持久地尊重一定的社会习俗,不断抑制私心的冲动,那么很明显,群体不具备任何的道德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群体的无意识行为取代了个体有意识的行为,这是现时代最显著的特征之一。
——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

你的眼眸清澈如初,不与世俗同流合污。
Your eyes are clear as if they do not mix with the common customs.
--《乌合之众》




所谓从一而终、一成不变的人,大概只能出现在文艺作品中。处在单一的环境中,人就会出现单一的性格,复杂的环境会造就人多变的性格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:大众心理研究》




深信不疑加上思想极其狭隘,会赋予某个拥有声望的人以强大的力量,有时光想到这点就会让人胆战心惊。不过,只有满足这些条件,才能无视障碍、表现出坚强的意志。群众本能地从这些精力充沛、意志坚定的人当中找到他们都永远需要的主宰。
——居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群众日益被大众文化所湮没,这种文化把平庸低俗当作最有价值的东西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群体的夸张倾向只作用于感情,对智力不起任何作用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历史记载难逃两种噩运:
第一,记录历史真相的证据并不存在或已散佚;
第二,对碰巧可以利用的文献进行有倾向性的选择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群体会让每个人在其中的错误缩小,同时让每个人的恶意被无限放大
--《乌合之众》




所以不要轻易地成为集体的一份子,这样很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,即使你以为自己只不过是随声附和了一下而已,实际上你已经成了帮凶。
——古斯塔夫 · 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在决定人们历史地位上起着更大作用的,不是他们的“真实”面目,而是后人对他们的认识和感受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就名望的起源而论,取得成功就是最大的成功;
就名望的衰落而言,失败就是最大的失败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时间是我们真正的主人,想看到事情发生变化,坐等时间就可以了。今天,我们非常担心群体咄咄逼人的欲望,害怕他们会进行破坏,引起动荡。只有时间能恢复平衡。
——居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一个群体中的个人,不过是众多沙粒中的一颗,可以被风吹到无论什么地方。
--《乌合之众》




群体不会深思熟虑
群体轻信而易受暗示
群体中有教养的人和无知的人没有区别
群体不允许怀疑和不确定,在感情上总是走极端。
群体很少被利益的考虑所左右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如果“道德”一词指的是持久地尊重一定的社会习俗,不断抑制私心的冲动,那么显然可以说,由于群体太好冲动,太多变,它当然不可能是道德的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偶像崇拜的五大标识:
第一,偶像总是凌驾于信徒,处于高高在上的地位,这一点有着决定性地作用。
第二,信徒总是盲目服从偶像的命令。
第三,信徒没有能力,也不愿意对偶像规定的信条进行讨论。
第四,信徒有着狂热的愿望,希望把偶像的信条广加传播。
第五,信徒倾向于把不接受它们的任何人视为仇敌。
当群体符合第一条,其形式就等同于宗教,而这种情感就变成了宗教信仰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在群体环境中,人确实不会感到非常害怕。
——古斯塔夫·马勒《乌合之众》




人是一种理性的存在,他们都知道是非善恶,也知道趋利避害。但这种现象只限于在个体或非群体的时候才会发挥作用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群体从不推理,它对基本观念只会机械性地简单接受或是拒绝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――大众心理研究》




创造和引导文明的任务,并不能由群体来完成,它是由少部分贵族知识分子来完成的。
大众只有在整个文明将要倒塌之时才能发挥作用——使文明彻底倒塌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有一段话我很喜欢,但是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下有点偏向性,所以放在最后:
群众从未渴求过真理,他们对不合口味的证据视而不见。假如谬误对他们有诱惑力,他们更愿意崇拜谬误。谁向他们提供幻觉,谁就可以轻易地成为他们的主人;谁摧毁他们的幻觉,谁就会成为他们的牺牲品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在自己是疯病专家的医生中间
偶尔有人会成为疯子
这已是众所周知的事情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最不明确的词语,有时反而影响最大。
它们的含义极为模糊,即使一大堆专著也不足以确定它们的所指。然而这区区几个词语的确有着神奇的威力,它们似乎是解决一切问题的灵丹妙药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在罗马民众的眼里,面包和宏大壮观的表演构成了幸福的理想,他们再无所求。
在此后的所有时代里,这种理想很少改变。
对各种群体的想象力起作用的莫过于戏剧表演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道德的力量才是历史的真正的驱动力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他不再是他自己,而成了一个不再受自我意志引导的机器人。
——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人们尽管在智力上相差巨大,却有着极为相似的本能,欲望和情感。
——古斯塔夫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群体中的人会在某种暗示的影响下,因为难以抗拒的冲动而采取某种行为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―大众心理研究》




人并非能完全地控制自己,通过某些过程,人可以被带入一种完全失去自我意识的状态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--大众心理研究》




历史作品纯粹就是想象的产物。他们只是罗列了对事实的错误观察,所包含的解释还伴随着个人的主观意见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传统代表着过去的价值观、习惯和感情思想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--大众心理研究》




群体中的个人不再是他自己,他变成了一个不受自己意志支配的机器人。孤立的他可能是个有教养的人,但在群体中他却变成了野蛮人——即一个行为受本能支配的动物,他表现的身不由己,残暴而狂热。
--《乌合之众》




聚集成群的人,他们的感情和思想全都采取同一方向,他们自觉的个性消失了,形成一种集体心理。
在集体心理中,个人的才智被削弱,从而他们的个性被削弱了。
异质性被同质性所吞没,无意识的品质占据了上风。
--《乌合之众》




名望的产生与若干因素有关,而成功永远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。
--《乌合之众》




群体情绪的简单和夸张所造成的结果是,它全然不知怀疑和不确定性为何物。怀疑一说出口,立刻就会成为不容辩驳的证据。心生厌恶或有反对意见,如果是发生在孤立的个人身上,不会有什么力量,若是群体中的个人,却能立刻变成勃然大怒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这种运动表面上看就像是一首奇怪的交响诗,它兼有残酷和崇高两个截然不同的主旋律:崇高的境界,成功地激起了群众想入非非的感情,使他们在崇拜和服从中寻到自己的幸福,它的“道德净化”作用,使他们可以把自己或别人的死亡同样看得轻如鸿毛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在群体的灵魂中占主导地位,不是对自由的需要,而是对奴役的需要。
——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群体的行动基本上是被无意识控制的,即听从脊椎神经的命令,不受大脑的支配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在一个群体里面,每一种情感和行为都具有传染性,传染性的程度足以使个人愿意将他自身的利益奉献给群体利益。
——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只有当他们聚集时,所有人的感情和思想将会统一,个人思想将会消失,从而形成一种集体心理。这种集体心理无疑是暂时的,但它却表现出一些非常明确的特性。这些聚集成群的人进入一种思想状态,我们暂且称之为组织化群体,或称之为一个心理群体。
——古斯塔夫《乌合之众》




群体常受无意识支配,他们停止思考,脊椎神经被催眠,智力下降,情绪易变。
群体有相反的两种倾向:英勇无敌,或者无恶不作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对群体来说,也许最不合理的才是最合理的选择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在可见的现象背后,有时似乎还隐藏着成百上千种看不见的原因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在小说中,人的一生才具有任意穿越时空而特性依然保持不变的能力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我们已经证明,群体是不受推理影响的,他们只能理解那些拼凑起来的观念。
因此,那些知道如何影响他们的演说家,总是借助于他们的感情而不是他们的理性。
逻辑定律对群体不起作用。让群体相信什么,首先得搞清楚让他们兴奋的感情,并且装出自己也有这种感情的样子,然后以很低级的组合方式,用一些非常著名的暗示性概念去改变他们的看法。
--《乌合之众》




所有有意识的行为,都只是基因影响下的无意识的深层心理结构的产物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--大众心理研究》




愚蠢,心怀嫉妒的人们摆脱了自身的卑微无能之感,取而代之是一种粗暴,短暂但巨大的力量感。群体身上的夸张倾向,常不幸作用于恶劣情感,这些属于原始人残留本能的反祖现象。孤立且有责任感的个体会因害怕受罚而有所约束,群体则会因此极其容易做出极端恶劣的行为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在集体心理中,个人的才智被削弱了,从而使得他们的个体特征也被削弱了。异质性被同质性同化了,无意识的特质占据了上风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群体一直都是大公无私的、敢于舍身的、能够为了真实或虚幻的理想而去拼命的。单就这些美德而言,最智慧贤达的哲学家的道德水准也没有他们高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当个人融入群体之后,会产生一段莫名的兴奋期,既为自己的归属感感到欣喜,也为那种潮水般汹涌的口号、宏大的仪式与场面所感动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
一般来说,观念是形成于一个人的自然而然的切身体验中的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--大众心理研究》




群体不接受怀疑,拒绝不确定的事物,容易变得偏激——群体的感情总是过度的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群体的极度轻信是神话易于在群体中传播的原因之一,除此之外的因素是群体的想象作用,它使得一件事在传播过程中变了样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最不公平的可能在大众的眼中却是最好的。
--《乌合之众》



群体质疑一切是与非,而且清楚自己的力量,所以既不容忍异见,也喜欢强制服从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群体会抑制个人的理性反思能力。一个人无论多么聪明、理性,一旦进入群体,就会变得盲目、冲动。他会不加怀疑地接受群体提供的意见、想法和信念,盲目地模仿群体中其他人的行为和态度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在生活中成功的条件是拥有判断力、经历、进取精神和意志,这些东西都是书本里学不到的。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

Copyright (a) 2008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
浙ICP备09002345号-30

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0705号